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选手园地 >> 内容

我的小提琴生涯

时间:2012/12/28 11:18:59 点击:2397   作者:五一小学 贺丽昆 来源:网络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日月如梭、时光飞逝。转眼间,6年过去了。这6年可以说是昙花一现。从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花蕾,到一朵五彩缤纷的鲜花。都经历的雪的击打、雨的折磨。这6年好比渺小的瞬间,我付出了汗水,也获得了荣誉。我的小提琴生涯是这样的:

小的时候上学前班时,学校的校长在“西洋乐器”这方面为我们定下了一个标准:小提琴、手风琴。必须二选一。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小提琴。从此,我的小提琴生涯就开始了。记得我们是在一个大礼堂学小提琴的,每周二就要去一次,是那种很多人一起上课的大班,那个老师姓王。第一节课时我总是心不在焉,老想着爸爸有没有来听课。王老师讲得什么我也没听见。老师叫我起来时,脸“刷”一下子红了,然后就不知所措。这一幕被爸爸看见了,下完这节课,他对我说:“上课时不要开小差,否则会分神。王老师讲的——你什么都没听清楚,什么都没学到。别管我来不来!”爸爸严厉的话语把我吓了一跳,我从此再也不敢了。

第二次课我挺起了身,做得可直了。生怕爸爸骂我、生怕爸爸再教训我一顿。可是我总是听不进去老师在讲什么。他叫我起来,我总是拉很差劲,因为那天爸爸没来。知道为什么吗?我总是在爸爸面前“装模作样”。爸爸不来我就瞎拉,爸爸一来我就表现得超级好。别看我很小,我的“阴谋”可是绝顶的呢!想起那时,真是好笑。呵呵!

我发自内心喜欢拉小提琴,可总是拉的不好听。有一次声音太差劲了,我急得差点把琴摔碎了。晕!

要想把这门艺术坚持下去,就得找个好老师。可是找个好老师并非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一个星期二的上午,我和妈妈练完小提琴回家。在电梯上遇见了一个人。那个人欣赏得看着我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这么被他吸引。我晕!这个男人,不!应该叫老人。大约60岁左右。他目不转睛地看我,又看看我妈妈。然后说:“您孩子学小提琴吧!”妈妈回答:“是的。不过…还没有固定的老师教……”“我来教你吧”没等妈妈说完,那个人就插话。妈妈愣了一下。可我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我就听懂了这几句。以后他们说了一大堆炮珠子的话。反正都是大人的事情,我们小孩子不用管。我无奈摇了摇头。电梯徐徐升到了12层。咦?这是干什么?这个人怎么跟在我后面?还…到我家来。莫非…他想……打劫?!“妈!”我大吼一嗓子。“别大惊小怪!我给你请了一个小提琴老师,他就负责叫你拉小提琴!”“什么?!我不要?!”这话我差点说出口,但最终还是憋再肚子里。“好了,就这么定了,每周一次课,我姓张。我到你家来教你孩子练琴……”过了一会儿,那个人说。我当时有点不心甘情愿。不对!应该说非常不心甘情愿。连这一个小时都还要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盯着。换了谁,谁都不愿意吧!

每周张老师都到我家里来,在阳台上叫我拉琴。我家阳台很大,两个人、一个架子,外加一个装满饮料的杯子的椅子,足以置下。张老师为什么不拿自己的琴给我示范呢。为什么偏偏拿我的琴?我心想:这个老师的适应琴的能力真够强!我这么小手他都能拉!张老师说他教的学生最多拉7级。拉7级已经很不错了。根本没人能拉到10级,除非是神童……。但是我们什么也不懂,简直就是个“音知白痴”。

但是,渐渐的爸爸妈妈和我发现张老师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态度不太适合我。我向爸爸妈妈提出来这件事,他们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。他们决心要把我培养成“小提琴凤凰”。孩子认为老师不太适合她,那就换一个吧。

张老师最终还是接受了我们的要求。我真的有一点点舍不得。毕竟他教我两年半小提琴了。12级我跳过去,是张老师让我直接考的三级。虽说有时候我不太适应他的教学方法,可他毕竟是我的启蒙老师呀!俗话说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,我会一辈子记住张老师和他给我的启蒙教育.

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位老师,赵世铮老师。20058月的某天下午,我去他家“面试”,结果很成功,我很快就成为了赵老师的学生。还是每周一次呦!但是我要去他家上课。赵老师很高、也很瘦。一副慈祥的脸上挂满了笑容。他的学生很多都拉10级,而且取得过非常优异的成绩。我总算是找到了一位好老师了。

啊!我震惊了!拉的这么好!真不愧是文工团的首席!真出色!赵老师用最最扣人心弦的表情、最最热情周到的动作,让我很快就融入到了这个属于我的“小提琴之家里”。

每次上课,赵老师都会竭尽所能、尽心尽力。不管我家长来没来听课。我拉错的地方,哪怕是一丁丁点,赵老师都会发现,然后指出来。他拿起自己的琴用心地示范,他那娴熟的动作是我油然而生敬佩之情。示范后,让我再拉一遍,如果还错,就反反复复再拉,直到拉对为止。赵老师还很风趣幽默,有些地方我不懂的,他给我打一个比方,我一下子就明白了。有些我没做对的地方,他就摁住我的肩、拖住我的手臂,用右手食指压住我的手掌,手把手地教导我。真是太感动了!这种“不求最多,只求最好”的精神让我感动,或许是这份感动,就让我越来越努力,越来越进取。

赵老师每年都会举办“演奏会”。目的是给我们创造舞台实践的机会,增加我们的演奏经验,检验我们的学习成果,体现我们自己的价值。

第一次,音乐会是在我们院子中的一个礼堂举办的。那时是20061月的一个晚上,还有3天就是我的生日,我就9岁了。当我迈进崭新的礼堂里,看见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心里总会感到不安。当我前面一个拉完后,我左手握着的琴头总是有手汗,而有手汗拉的时候会变滑。虽然是冬天,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已经大汗淋淋,心的跳动已经妨碍到我拉琴了。心越往上跳,我就发抖;再往上,我就再一抖…最后还是勉勉强强涨红了脸低着头跑下台。我真是“没脸见人”糟糕透顶呀!

第二次音乐会时20071月举行的。又过了一年,长大了一岁。说来也巧,赵老师给了我一个锻炼自我的机会,让我去参加一年一度的海淀区小提琴比赛。由于我是第一次比赛,还比较紧张。我抽了30号,是比较晚才拉的。可是我听前面几个同学都拉得不如我好,这便是我产生了信心。我在台上放开了拉,但还是有一点点紧张。不过拉得很好。

第二天上午,我又去太平路小学进行演奏会前的排练,这次是有钢琴伴奏的。我跟那个哥哥练了很多遍,我们配合地很默契。这天晚上,我还是感到微微有一丝紧张。我走上台,前面拉的很好,也跟得上拍子,我们配合得也很好。可是后来,我手一滑,竟…忘了拉一段。这让我着急坏了。我担心急了,怕那个哥哥跟不上,没有发现,导致我们不是一起收尾的。幸好那个哥哥反应快,顺利地跟着我拉完了一曲。要不然,我就完了!!!

我海淀区小提琴比赛得了一等奖第一名的好成绩哦!这多亏赵老师辛勤培育、和鼓励。在这年的8月份,同时又举行了两次大的小提琴活动。一是北京市的小提琴比赛;二是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的“金色北京”小提琴艺术活动。我两个都去参加了。北京市比赛也获得了一等奖。就是这个…金色北京的肯定都是高手,高手如云哪!要是不好好练…真的比不过!我心里盘算着。那天早上,我很早就来到了中央音乐学院,在那里候场。等了4个小时,终于到我了!我勇敢地进了进去,为自己加油打气。我一定要加油!一定要加油!一定要拉好!但越是担心,就越是压力。压力让我越紧张。越紧张就越拉不好。弄得手忙脚乱,赵老师讲的需要改正的地方,我全忘的一干二净。脑中一片空白。结果得了一个不太好的成绩——演奏奖。就属于三等奖。这真是失败呀!可是赵老师却鼓励我说:“很不错,再接再厉!”我信心顿加,发誓:我一定会努力的!

因为今年我就要小升初了,赵老师在去年很早就开始给我准备了曲目:布鲁赫g小调协奏曲。还有音阶和罗德的随想曲。最讨厌的是

音阶还要求移调。好在我有充分的准备时间。赵老师抠的最仔细的要算是布鲁赫了,几乎每次上课都要我拉布鲁赫开头的两句,他虽然上课从来不急不发火,还笑呵呵的,像哄小孩似的,但是对拉琴的声音,音乐上的要求是一点儿也不能含糊,我拉完一段他总是说不错,但是……,他总是有“但是”。

正好赶上第二届金色北京,老师说:去报名锻炼一下吧。还说,

北京高手多的是,参加就好,名次并不重要。

结果,我得了个金奖。我高高兴兴的给老师打电话报告好消息,

老师说:“祝贺你!但是,你们的年龄组可能有不少高手没参加

,你还要加油啊!“

我的小提琴生涯只持续了6年,这也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6年。而在这6年里,我体会到了关心、友谊、谅解、欢乐。并让我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赵老师对我的淳淳教诲。

若把我比作一只在大海里正要启航的小船,那么赵老师就好比为这条小船遮风挡雨的支柱,让我顺利到达成功的彼岸。我一定不辜负赵老师对我的期望。努力拉好琴,写上完美的句号!

  • (北京少儿小提琴教育学会网) ©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信息内容来自网络由网友发布,如有侵权行为,请留言联系本站。 京ICP备14022145号-1